首页 汽车以降成本为“脱虚回实”拓宽路径

以降成本为“脱虚回实”拓宽路径

  作为制造业大省,处于加速“脱虚回实”进程中的广东,当前正酝酿出台新一轮降成本举措,谋求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扶持制造业发展,10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场税负问题专家研讨会上,多位财税专家表示,应理性看待企业税负之争,既不能“妖魔化”税收,也不能漠视争议背后的企业成本忧虑,应加大力度确保明年为实体经济去成本取得实质性进展,透视我国经济发展进程可以看到,筹钱、挣钱,是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企业近期面对的两大难题,“宏观税负之争延续十几年,今年更受关注,主要与实体企业盈利空间下降有关,能否以切实的举措打破这个“成本上涨——压缩利润——成本上涨”的螺旋式下降怪圈,是决定经济能否走出“脱实向虚”困境的关键所在。

  在经济下行时期,企业面临产能过剩、劳动力成本提高、附加值降低、利润变薄等诸多困难,承受税负的能力下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01月10日发布的《降成本:2017年的调查与分析》报告指出,调查显示1.4万家样本企业的成本水平已经超过收入、企业利润空间已经被挤压到极限,“不能脱离经济新常态的发展阶段空谈制造业降成本,广东省政协十一届二十一次常委会公布的相关报告也指出,作为全国的制造业重镇,广东的制造业当前面临更加严峻的用能、用地、用工和税费成本形势,广东制造业劳动力成本已是印度的5倍、越南的3倍,显示未来仍然需要进一步落实降低企业成本措施,重塑广东营商环境新优势。

  研讨会上,多位专家指出,“死亡税率”的说法更多是一种情绪表达,表述也有片面、不严谨之处,争论关键点在于要区分清企业税负和企业总体负担是两个不同概念,不能简单把多要素成本上升导致的企业生存空间艰难,都归罪于企业税负重,近期,国务院开展降成本大督查,地方层面也在密集发文部署实体经济企业降成本的举措,现在征管能力提升了,尤其营改增以后企业逃税难了,这也是企业感觉税负重的一个原因,01月10日公布的《关于广东省2017年上半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累计为企业减负约1580亿元,在完善年初降成本方案的基础上,全年广东企业减负额将超过2000亿元。

  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力度“争议背后政府和民众的期待是一致的:降成本有利于企业创新和发展,以降低劳动力成本为例,从广东实践看,这既需要在“五险一金”等税费调整上下功夫,也要致力于推进制造业整体向中高端转型,包括大举推进“机器代人”及智能制造,通过“双管齐下”让不同类型的制造业企业寻找到合适的出路,“很多企业抱怨电价成本高,背后附着的数千亿元附加费不容忽视,下一步,需要重点关注融资成本和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的现象,通过深入推进相关领域改革,建立起降低实体经济企业负担的长效机制。

  强制征收的教育费附加、随工资“水涨船高”的工会费、收缴容易支取难的大公共维修基金,谈到企业吐槽的各种收费,岳树民说,对企业而言成本不分税和费,各种不合理收费最终都转嫁到企业身上,导致企业整体负担加重,通过持续发力降成本,巩固“脱虚回实”,加快迈向产业链和价值链中高端的广东制造业,有望为全国振兴实体经济树立新标杆,为全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发挥“三个支撑”的作用,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标签:企业 税负 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