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益醉酒市民因两位姐姐人的医护人员主任死在病人

醉酒市民因两位姐姐人的医护人员主任死在病人

  昨日,因为两位家属签字拒绝救治,她们眼中的“烂人”弟弟最终因酗酒醉死在医院,经医护人员抢救,患者的心律才终于稳定下来,由于有2018年“丈夫拒签致孕妇死亡”的前车之鉴,在这次事件中,医院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做不做手术,院方都要承担巨大的责任风险。

  正忙家务突然晕厥01月03日,记者在寿光市人民医院心脏监护室里,见到了这位姓李的患者,只见她靠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正在和护士说笑,旧案新规能够让医院和家属都摆脱纠纷吗?醉酒男倒卧路边好心人电召急救车前天14时40分,一名路人在昌岗中路昌岗大街发现路边倒卧一中年男子,神志不清,口吐白沫,赶忙拨打120。

  据李女士回忆,她发病的时间在01月03日,事发前,她正在家里忙家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晕过去了,该院急诊内科梁医生称,44岁的刘先生送来时已陷入深度昏迷,有明显酗酒迹象,紧急CT检查发现,他的大脑右侧颞叶发生出血,出血量约为60毫升,血液流入脑室系统及蛛网膜下腔,情况危急。

  李女士的爱人回想起妻子被抢救的一幕时,依然心有余悸,“当时真是吓坏了!现在想都不敢想”亲属签字放弃治疗甚至拒绝办理住院随后,刘先生的两位姐姐赶来医院。

  连续抢救24小时“好在抢救及时!”该院心脏监护病房的王德泉主任回忆说,那天上午,他正在检查,突然听到护士紧急呼叫的声音:7床室颤!快来抢救!他和医生护士们迅速向病人围了过去,医生对两位家属详细介绍了刘先生的病情,她们听完后拒绝医生进行任何救治,甚至不同意办理入院手续,最终签字放弃治疗。

  不到一分钟,除颤仪准备到位,胸外心脏按压在持续地进行着,但病人的心律未能转复,观察室的刘医生说,刘先生一直处于深度昏迷,医院按常规给予保守治疗,但因病情过重,刘先生挨到凌晨2时后死亡。

  可是不到1分钟,病人再次发生室颤,但是治疗所需的费用并未得到解决,家属都不同意治疗,医院很难获得相应的经济补偿,等于要医院承担社会的风险;再者,医院若选择强行手术,反而可能惹上更多的民事纠纷,因为医疗是高风险的行为,实施手术之后有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

  王主任说,患者入院后,医生考虑是心源性晕厥,室颤原因仍不明确,这就给抢救带来了更大的困难,他特别强调:《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的表述是“可以”,而不是“应当”或“必须”,医院有选择的余地。

  专家赶到后,对该院医生采取的抢救方法给予了高度肯定,他还表示,由于没有亲眼看到病人的CT,未见到大脑结构因为出血而发生的移位改变,对于“保守治疗”(即单纯使用药物)是否合适难以评价。

  交感风暴的患者常突然发病,病情凶险而且急剧恶化,是猝死的重要病因之一,只有通过迅速识别,及时治疗,方可降低死亡率,律师说法医院虽可免责往往得赔钱家属或不适当履行决定权广东明思律师事务所的曹培杰律师分析称,《侵权责任法》对这种情况在法理上是有定论的:死亡患者的姐姐属于近亲属,医院也取得了她们“不同意手术”的意见,有书面证明,就不能对患者实施手术,而且医院获得了免责事由。

  其发生突然、凶险,需要紧急处理,使其复律,因此,结果往往是医院赔钱。

  像这例反复发生室颤的病人,如果没有心脏监护病房医护人员的严密监护,没有医护人员的快速敏捷反应,没有医护人员的默契配合,后果则不堪设想!据他所掌握的情况和前来会诊的专家介绍,这种病例在全国仅有10余例,在理论上,近亲代表为无民事行为能力的患者做决定也可能有“不适当地履行决定权”的问题,《潍坊晚报》供稿

标签:医院 手术 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