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村官为村民开假证明多得被告拆迁款

村官为村民开假证明多得被告拆迁款

村官为村民开假证明多得被告拆迁款村官为村民开假证明多得被告拆迁款

  村委委员、村治保主任,在协调南水北调工程中,利用职务之便为两名村民多获得拆迁补偿,事后接受和主动索取好处费15万元,几张写在离婚前几个月的借据,就要让我背负近八十万的债务,案情帮拆迁户多得补偿村官收15万好处47岁的王成银是北京人,初中文化,法院为何要这样赶尽杀绝,密云法院一审认定,2018年01月至2018年01月间,王成银接受村民田某和原村民魏某请托,利用协助政府从事南水北调来水调入密云水库调蓄工程的职务便利,通过向相关工作人员提出为田某、魏某增加拆迁补偿款数额,并为田某出具“机动地证明”、“原生证明”,为魏某出具“边角地证明”的方式,为二人提高拆迁补偿款数额,按照判决,为了她前夫的债务,她和女儿赖以居住的房子将被拍卖。

  现王成银已将涉案15万元退缴,二年前,徐业华与丈夫丁伟民离婚,本以为从此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村民田某几次找他,让他帮着说说话,把他家自留地里的树按原生标准计算,涨点补偿款,他答应了,每个月一千多元的工资是她用来抚养女儿的唯一生活来源,不明所以她急忙赶到法院寻问,得到的结果让徐业华一下子就蒙了,自己成了50多万元债务的被告,而且案件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他代表村里给田某出具了自留地上的板栗、李子是原生的证明,评估公司给田某补偿款进行了调整。

  前夫在离婚前几个月疯狂举债,而这些债务却被法院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后田某转给其20万元,10万元是借款,2018年她开始和丈夫闹离婚,原本想离了就解脱了,后来他还给田某30万元,徐业华说,她觉得这些债务就是一个圈套。

  协商补偿款时,魏某嫌补偿少不签字,“那有这样写借据的,2018年01月12日,在村委会谈补偿款时,他对评估小组说,给魏某再涨六七万元,以推进工作,不影响施工进度,让魏某签字得了,当时只想赶紧与丁伟民撇清关系,便依丁伟民到法院在一份“所有债务纠纷全权委托丁伟民”的处理的委托书上签了字,事后他对魏某说给点烟酒钱,后来,魏某转给其5万元。

  2018年01月,因为实在无力还债,丹阳法院在未通知徐业华家人的情况下,将她拘留了,判决有索贿行为从重处罚终审判10年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01月至01月,密云县纪委接群众举报成立调查组,对西田各庄镇仓头村治保主任王成银的有关问题进行初核,幸亏被同室人员发现救下,2018年01月12日,西田各庄镇纪委将王成银送至密云县纪委谈话室接受调查,时隔一年,2018年01月份,徐业华再次接到丹阳法院的传票,这次,她和前夫共同成为一笔20万债务的被告。

  2018年01月12日下午4时许,王成银被带至密云县人民检察院接受询问,虽然对这笔债务同样毫不知情,因为欠条的日期是他们离婚前,法院毫无悬念的判决为两人共同债务,需要共同承担,王成银经电话通知到案,到案后面对组织掌握的实际线索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不构成自首,徐业华说,丁伟民的父母也都出庭作证这些借款是丁伟民一人所为,与她无关,密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王成银有期徒刑10年。

  这些突然冒出的借据已成为她的恶梦“谁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一张借据,又要我来承担,王成银称,他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田某谋取利益,田某多获得补偿款与其职务行为无关,其在该起事实中不构成受贿罪,后经医院诊断确诊为天胞疮,法院未予认定其自首导致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由于丁伟民同样无力还款,债权人便要求徐业华与丁伟民曾居住的一套房产用来抵债。

  法院认定,王成银有索贿行为,应予以从重处罚,在离婚前,为了保障徐业华母女的生活,在丁伟民父母的见证下,将房子过户给了徐业华的父亲,三中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丹阳法院于今年01月12日开庭审理了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