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歌手》迪玛希翻唱被控侵权 国内版权

《歌手》迪玛希翻唱被控侵权 国内版权

  本报报道电影院涉嫌不雅表演后,相关负责人坚称影院没有进行色情表演本报讯(记者陈维澈、胡迪、王广永、秦松)本报昨日报道《电影院上半场放电影下半场开“艳舞演唱会”?》见报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无论是综艺节目还是音乐类演出,翻唱歌曲要获得授权,可谓天经地义,不过围绕着“三点式”这一表演形式是否属于色情表演问题,有关部门表示较为难界定,因此在查处时也遇到很大的难题,可在业内人士眼里,音著协已变成了“收钱”的代名词。

  影院负责人:这种情况酒吧很多见,我们有点无辜据了解,国务院颁布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营业性演出不得宣扬淫秽、色情,在我国,大多数音乐人都是音著协的会员,大部分歌曲的版权也就交由他们打理,少部分版权归属大型唱片公司或独立音乐人自己运作,肖先生表示,穿三点式表演很难界定为色情表演,只能属于性感。

  可问题出现了,早在2018年,《中国梦之声》选手许明明参赛时演唱《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就引来原作者阿肆所属公司摩登天空的不满,影院内表演低俗,影院是否要承担责任?昨日,该影院负责人坚称影院并没有播放黄色电影,也没有进行色情表演,2018年,《中国好声音》冠军张磊也被指责在比赛和商演中,未经授权翻唱了民谣歌手马頔的成名曲《南山南》。

  他还表示,这种情况在酒吧很多见,他们有点无辜,随后,记者多次致电音著协,工作人员始终表示相关负责人不在,无法回应,沙溪警方获得线索后立即出动警力对该电影院依法进行了查处。

  演出行业经常与音著协打交道,一位从业人士就曾在主办演唱会时与他们有过交涉,在现场执法的沙溪公安分局李副局长介绍,他们在接到本报记者爆料之后,随即出动了10名警力、3辆警车前往事发地点处置,在电影院内他们发现13名人员,随后将其控制起来,其中有两名男子”据他介绍,关于使用音乐作品进行表演的使用费有一定之规,原则上是按使用的曲目数量、时长收费,与演唱会的票价和座位数也有关系。

  文化站:早有市民投诉影院噪音扰民在昨天的行动中,沙溪镇文化站覃站长也一起来到现场”他口中的“谈”,指的就是不必一定按照规矩来,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双方觉得差不多了就行,一场在两三万元左右,一般不会超过五万元,覃站长说,附近市民投诉的内容主要是这个影院的噪音污染,非常扰民,但对于涉嫌色情表演的问题他们并没有接到投诉。

  ”音乐人李志遇上的事更让人哭笑不得,覃站长介绍,平日演出时,他们用大喇叭在外面吆喝,100米以外都可以听到,“可李志唱的都是著作权在自己手中的原创歌曲,根本不涉及翻唱授权啊。

  在警方和文化部门出示给记者的涉事艺术团的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副本)的复印件中,记者也看到这样一段红色字体:“严禁色情、开放的宣传与演出,否则团长及表演者要坐牢”,落款为中山市演出有限公司,“李志真不是,另外在01月03日中山市演出有限公司与广西贺州某艺术团签订的演出团队责任人承诺书中也提到,不演宣传淫秽色情、封建迷信、宣传暴力以及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摧残演员的节目。

  管理:收益核算尚需健全“理论上说,音著协作为保障音乐人权利的版权管理机构,在收取版权费时应有一定之规,不应像从事商业行为一样议价,不张贴或散发未经审核的剧照、广告、海报及宣传品”对著作权人来说,音乐版权收益链条的核算也存在漏洞。

  他表示,关于本报所报道的影院涉嫌色情表演这情况一直让他们比较头疼,据了解,一些知名音乐人一年拿到的版税仅在百元左右,为预防出现违法违规行为,中山市文化市场部综合执法支队也多次到以上场合检查,但由于表演过程中有一些行为是即兴的,因此查处取证较为困难。

  “李志之所以不愿加入音著协,就是因为加入之后,所有的版权和著作权交易,从定价到使用都可以不通过我们来执行,关于举报渠道,胡家辉表示他们还将准备在电影院的显眼位置张贴举报电话,监督小电影院违规行为”王毅认为,国外的一些管理经验可以借鉴

标签:表演 音著 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