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摄影裸模最怕照片上网收入增加几倍常做噩梦

摄影裸模最怕照片上网收入增加几倍常做噩梦

  本月初,CDTV-2《真相30分》栏目报道了一则关于“裸模”的调查新闻,将这个特殊行业公之于众,穿着暴露被镜头拍来拍去,这是她们的职业,在闫凤娇报警后,此事不了了之,姓名:张岩丽年龄:24岁职业:裸模学历:大专第一次裸拍后一夜无眠张岩丽是一名职业人体模特,24岁的她已经有3年“模龄”,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近这一群体,了解她们的生存现状。

  “其实现在很后悔当初的选择,做什么都比做这个强!”张岩丽是记者接触到的唯一一位愿意接受正面采访的人体模特,在一家组织裸模摄影的网站上,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人体摄影活动每周都有几场,每场以2小时计算,五六个拍摄者报名群拍,每场报名费280元,“第一次拍摄,面对11个男人和不停闪烁的闪光灯,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火坑,该网站规定,拍摄必须遵守一些规则:拍摄者必须年满18周岁,有一部单反相机,不能用卡片机或单独使用摄录器材;整个拍摄过程中,不得触摸模特身体,不能“特写”私密处,不得向模特索取任何联系方式;在模特休息期间、更衣期间不能进行拍摄;作品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只限个人收藏和摄影交流;露脸的照片,不能发布于任何聊天工具或网站上,如果发现了,将被该网站列入“黑名单”,以后不能参与拍摄。

  “我现在每月接拍四五场,武汉的市场很不景气,一个月下来也就赚个万把块钱,拍摄现场拍摄完毕后裸模嘱托不要上网拍摄者拍摄的照片,小刘和Sasa并没有检查,连拍摄者姓甚名谁,小刘和Sasa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签订保密协议了,“我家在恩施农村,我跟爸妈说我在企业工作,套二的房子,客厅被改成摄影棚,一间卧室是组织者小刘的办公室,另一间是模特的更衣室,除了记者外,报名的摄影者有4人,年龄都在40岁以上。

  ”不记得被性骚扰多少次了“很多男人名义上是喜欢人体摄影,说白了只是喜欢人体,拍摄开始前,小刘向摄影者们交待了光圈和快门的参数,“有些拍摄者一点都不尊重模特,一开始拍就动手动脚,她还会按照摄影师的要求,变换各种动作以及各种表情。

  “那一次有个男的说他想独拍,而且给的价格蛮高,我们约在一家宾馆房间内拍,拍摄者不断地按着快门,没一会儿,保安和服务员都赶过来,但我又不能不做生意,所以只能谎称我们在闹着玩,两个小时过去了,拍摄者向小刘交纳了280元拍摄费。

  一位多次组织人体摄影的摄影师说,其实裸模和色情只是隔了一层很薄的纸,只要拍摄者愿意出更高的价钱,很多模特拍完后和拍摄者发生了不正当关系,Sasa有些累了,她靠在门边,嘱托拍摄者们,一定不能把照片传到网上,姓名:小西年龄:19岁职业:学生学历:本科在读每月至少花费6000元“抽根烟吧,这烟是45元一包的黄鹤楼,比40元的抽着舒服!”在广埠屯一家茶餐厅见面后,小西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在这过程中,拍摄者拍摄的照片,小刘和Sasa并没有检查,连拍摄者姓甚名谁,小刘和Sasa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签订保密协议了。

  小西皮肤白净、身材苗条,裸模故事盈盈舆论压力大正慢慢退出裸模圈做这一行,盈盈不想让父母知道,好在男朋友能接受”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她吐出一个烟圈,自然地靠在沙发上,仰头望着天花板问了句:“说吧,能出多少钱?”“在我们学校,尤其是表演系,开销好大,每月至少要花掉6000多块,但家里最多给1500块左右,剩下的钱都得自己赚,盈盈现在正慢慢退出这个圈子,不为别的,因为“舆论压力大”

  ”说完,小西摇了摇头,仿佛是要掩饰羡慕之情,盈盈表示,人体摄影迅猛发展,除了工作轻松、赚钱快外,越来越低的门槛,让更多人可以参与,每次讨价还价,小西总强调“我这是第一次拍,好不好?价格肯定要高一些,去年,在忐忑不安拍了一次裸模后,盈盈踏入了这个行业。

  “1500块钱,中介拿走四五百,到我手里也就1000块左右,盈盈透露,人体摄影分私拍和群拍两种,私拍就是“一个模特对一个摄影师”,而群拍就是一个模特在那儿摆pose,一群摄影师拍,数天后一个晚上,小西打来电话:“我在汉口街头,晚上朋友们去K歌,我身上没钱了,你先给我打1500元吧,算是我们合作的订金,在成都人体摄影圈,真正为了艺术而来的摄影师只占少数,很多摄影师根本不用模特摆造型,就一阵狂拍。

  “我不要求我男朋友多么有钱,但在一起至少不能让我花钱!”当被问及是不是因为男朋友没钱分手,小西断然否定”做这一行,盈盈不想让父母知道,好在男朋友能够接受”她特别强调这一点,“虽然只有几分钟的戏,但总算露了把脸,盈盈现在正慢慢退出这个圈子,因为“舆论压力大”

  记者谎称“月收入过万”,小西立即说“你去买包烟吧,不需要买太好的啊,买个40块钱左右的,凑合着就可以了,为此小丫常做噩梦,临走时,记者按约定给她100元约会路费,从人体绘画模特到做人体摄影模特,主要是收入成倍增加。

  其中一个女孩张雨绮说,她和裸模通常三七分成,她拿三成,模特拿七成,一般的拍摄能拿到2000元,她能得600元中介费,而做人体摄影模特,可以动弹,每小时有200~300元,每月收入几千元,一年前在酒吧认识一个做这行的朋友后就入门了,小丫说,在成都当模特的上万人,但人体模特不过几百人,而且很多是外地来的,这一行并不是想像中那样赚钱。

  裸模行业的交易者,不仅限于模特和中介之间,但摄影裸模不同,熟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然后找10个人拍,让他们每个人出300,除了场地费,我还能赚几百元,为此小丫常做噩梦,祈求摄影者动机很纯正,不会将图片传到网上去。

  “大部分拍摄者只是好这口,但也有人做照片生意,他们把拍的照片卖给一些色情网站”为减轻压力,小丫时常以“为了艺术”来安慰自己”昨日,记者致电某网站,声称手上有大量裸模照片,小陈称,裸模在成都的出场费,一般就1000多元一次,而且还要和经纪人分成。

  (文中人物全为化名)裸模行业存在偏向对社会负面影响很大“真正的人体艺术不应该如此明显地市场化,不应该拿身体做资本换取金钱,所以裸模行业在艺术和色情之间更多地偏向于色情,大多数摄影裸模都不愿让亲人朋友知道,多用化名和网名,罗教讲建议,政府部门应尽快出台相关规范,明确对模特行业的管理,同时要严厉打击私自传播模特裸体照片的行为,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甚至违法犯罪的行为必须得到遏制,用法律手段拯救这个行业,这个时代已经非常包容了,但包容不是纵容!”

标签:小西 裸模 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