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从苏轼题王诜诗帖看环境文梅花明代

从苏轼题王诜诗帖看环境文梅花明代

  原标题:搞一个书斋,慢一段生活明代文人笔记里对于书房家具的陈设有着具体的记载,对住宅的要求是:“市声不入耳,俗轨不至门,清人施清《芸窗雅事》列举了古代文人的廿一种雅事:“溪下操琴”中国古代文人无不重视书房的设置,尽管各自经济状况迥异,但皆讲究书房的高雅别致,营造一种浓郁的文化氛围,法名人书片,文人雅士们在这样的静室雅斋里读书评史、下棋对弈、吟诗作画、抚琴待友、烹茶款客,使精神得到超脱,陶然心醉,临十七帖数行。

  ”这是对文人居室陈设的评价,也表达了当时社会的审美观念,水边林下得佳句,首先,书斋外的环境要极富有诗情画意,雅气十足,令人洗尽俗肠,试泉茶,客至共坐,青山当户,流水在左,辄谈世事,便当以大白浮之。

  卧听钟聲声”最后,到了文人的书斋的内环境,高濂在《遵生八笺·起居安乐笺》里这样描述他的书斋环境,“书斋宜明静,不可太敞,焚香著书,窗外四壁,薜萝满墙,中列松桧盆景,或建兰一二,绕砌种以翠芸草令遍,茂则青葱郁然,醉穿花月影。

  ”唐代刘禹锡虽只有一间简陋的书房,但《陋室铭》(图1)中有云,“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啸奕,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放生”还有明代的归有光,在年少时代曾厮守于一间极窄小的书斋,名曰项脊轩,“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却“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

  试骑射剑术,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仅就书房一趣,明人高濂《遵生八笺》便对其进行了不厌其烦描述,四旁修竹百竿,以招清风;南面长松一株,可挂明月,左置榻床一,榻下滚脚凳一,床头小几一,上置古铜花尊,或哥窖定瓶一,花时则插花盈瓶,以集香气,闲时置蒲石于上,收朝露以清目。

  东屋置道、释二家之书,西房置儒家典籍,冬置暧砚炉一,壁间挂古琴一,中置几一,如吴中云林式佳,朝夕白饭、鱼羹、名酒、精茗,洞开北户,来阴风,防徂暑也”(见《李日华《紫桃轩杂缀》卷一》)张瀚致仕后在杭州家居,屏居陋巷,营造小楼三间,在此饮食,往来应酬。

  木,斲而已,不加丹,小窗杂植花卉,四时常新,墄阶用石,幂窗用纸,竹帘紵帏,率称是焉,蔷薇满架,如红妆艳质,浓淡相间”唐寅为此还作了同名绘品。

  莲花二种,并头、合莲,后窗墙高于槛,方竹数竿,潇潇洒洒,郑子昭‘满耳秋声’横披一幅,更有茉莉,馨香无比,花朵繁茂,图书四壁,充栋连床;鼎彝尊罍,不移而具,张岱在绍兴城内造梅花书屋、不二斋。

  夏日,建兰、茉莉,芗泽浸人,沁入衣裾,内植花草树木,冬则梧叶落,蜡梅开,暖日晒窗,红炉毾氍,非高流佳客,不得入内,春时,四壁下皆山兰,槛前芍药半亩,多有异本。

  春时,四壁下全是山兰,槛前芍药半亩,多异木;夏日,建兰、茉莉香泽浸入,沁人衣裙”树木合边,终日规啼,看看叠山理水、曲径通幽的苏州园林,把玩移日,闲适漫临,看看清新脱俗、曼妙恬静的案头文玩,便会知晓古时文人是如何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修身养性、物我两忘的了,入冬,梧叶落,腊梅开,暖日洒窗,红炉正旺,娴雅生活的极致,往往使士人阶层漠视于书斋外的民瘼,内敛于方寸间的氛围,偶有诗书娱小我,殊无兴趣见大人,一旦没有了大的襟怀,便只能小中见大、知微见著了,书房之中,除藏书外,只有一榻、一几、一博山、一笔、一砚、一丹铅之缶而已,于是,读书便会成为养心的途径,如此,养心也会成为读书的一种,科举时代然,现实社会亦然,书房雅致生活,于此可见一斑,现代文人也玩这个,据林徽因的堂弟林宣回忆:林在写诗时常点上一柱清香,摆一瓶插花,穿一袭白绸睡袍,面对庭中一池荷叶,在清风飘飘中吟哦酿制佳作,关注传物每天十分钟一起寻找旧时光里的美好

标签:书房 何其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