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行历史文物不应该只是借书的地方

历史文物不应该只是借书的地方

  原标题:评论:开放,让文物建筑“活”在当下鼓励所有文物建筑采取不同形式对公众开放,重点引导一般性文物建筑开放使用,对现状尚不具备开放条件的文物建筑也应创造条件逐步对公众开放,近日,国家文物局印发《文物建筑开放导则(试行)》,引起关注,其中,“国家鼓励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向社会公众开放”引人关注,事实上,国家文物局已多次强调扩大文物资源社会开放度,去年01月发布的《关于促进文物合理利用的若干意见》要求,由文物部门管理使用的各级各类不可移动文物应尽可能向公众开放,未对公众开放的要明确开放时限,国家立法鼓励学校等机构的图书馆向社会公众开放,就是希望更多图书馆降低门槛,使人们可以借助书籍获得精神上的滋养与升华,风险如此之大,为什么一定要开放?开放,文物建筑才能焕发生机。

  不断增强的阅读需求,是公众精神生活得到提升的明显表现,也是公众对于美好生活的现实向往,开放,也更有利于文物保护,比如,文献资料不便外借,专业藏书不一定适合通俗阅读,大学生尚且要“抢位”的图书馆难以提供足够大的空间等等,使用得好,能引导人们关注历史,弘扬传统文化,也可唤起人们的保护意识。

  只是,法律的体谅是否成了一些单位的挡箭牌?公共资源向公众免费开放,于情于理于法都理所应当,社会各界正逐渐接受文物建筑加强利用、护用并举的理念,不再拘泥于封闭、单一的保护认识,这不仅对管理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是对其管理智慧与服务意识的考量,即便是驰名中外的故宫,游客也很难一窥全貌,2018年故宫开放面积为76%。

  在大学生放假时,向社会开放高校图书馆,能有多难?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智能便携式终端的普及,使得数字化阅读已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地铁上、课堂里,各种资讯借助网络,经由指尖,见诸屏幕,大大方便了爱书之人,开放之前要修缮、之后要维护,如北京景山寿皇殿文物建筑群修缮工程费用达到8000多万元,今年01月12日,国家图书馆与上海图书馆、天津图书馆、浙江图书馆、云南省图书馆联合发布了上万部古籍的数字资源,免费供大众在线阅览,压力和困难远不止于此。

  如果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那么公共图书馆就是启迪人类智慧的宝库,困难面前,如何尽可能地创造开放条件?经费保障、技术支持必不可少,但更重要的是以服务社会、服务公众为出发点,在充分保护前提下,对文物建筑进行科学、合理、适度地开发利用,以文物创造的经济效益促进保护工作的可持续开展,形成保护和开放的良性循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对于一些保存较好的国有文物建筑,可以保持原有的使用功能或建成博物馆,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对于一些私有的文物建筑,虽不太可能像国有文物建筑那样完全对公众敞开大门,也要以鼓励和引导为主,出台配套措施提高业主开放的积极性。

  开放面临的难点,应由改革和创新加以解决,鼓励建立文物建筑开放工作协作机制,文物部门联合发改、住建、环保、财税、公安、旅游等多部门,以及社会力量共同做好开放工作,开放学校等机构的图书馆是如此,其他问题也是同样道理,拉近大众与文物的距离,一些有条件的单位应先行一步,探索有益经验后再推广